蓝奏云软件分享大全

() 想到吸灵石转移的事情,郑立此时不免也有些担心,不知道那边做的怎么样了。

郑立抱着万一的心态,和夏珏插科打诨装傻道“不知道夏堂主的意思是?”

这时杨果上前一步,也抛出了一颗同样的留影石。

留影石内,赫然是苏玖在藏有吸灵石的密室内所录下的。

郑立终于有些慌了,但是秉承着强大的心理素质,看表面依然是稳的“这些是?”

杨果似笑非笑道“你不认识?”

郑立连连摆手“从未见过。”

“那这方空间你可曾见过?”

郑立考虑到苏玖已经可以自由出入这一片密室,自是不敢在这方面撒谎,“是我们郑家的密室。”

杨果挑眉,将一声“哦”拉的很长,似是转了几个弯一般,随即笑了,在她手里的册子上边记录边说道“郑家藏有大量的吸灵石,郑家家主却不知?”

郑立有些摸不准,这沧澜宗到底要做些什么。

站在他身后的长老,咬了咬牙,于是在他耳边低声道“家主可能不知,这些吸灵石是八爷曾偷偷藏在里面的。”声音虽小,但也足够在场的每一个修士都听得一清二楚,这句话哪里是说给郑立听得,分明就是说给他们听的。

花下相遇黄裙子美女展唯美侧颜写真

不过想必这长老也是急了,他们程没提过吸灵石,如今他自己倒是率先说了出来。

这时一个坐着轮椅的俊逸男子,缓缓的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,推着他椅子的赫然是其中一个一直未露面的执法堂弟子。

所有人只听那男子缓缓道“先是弑父,后是私藏吸灵石,大哥这是要把所有的罪名安在我的头上啊。”

郑立的眼中有一闪而逝的慌乱,随即被一抹狠厉所代替,只是这份狠厉被他深深的藏在了眼底,露出的是一抹担忧之色“八弟你怎的不好好休养,当心再受风。”

随即又道“来人,将八爷送回去。”

刚有家仆要上,就险些被一排银色的剑光晃瞎了眼。

沧澜宗最外围的修士齐齐的抽出手中的剑,指向那些要动手的家仆,吓得众人瞬间便不敢动了。

郑立面上有几分难堪“不知道夏堂主这是何意?”郑立心下不由得大骂,他们自己家的事,关沧澜宗什么事,然忘了之前还在没命追杀苏玖的事情。

夏珏依然是那副笑面“一直在听一人之词,未免有些乏味,我便找来郑八爷,想听听他的言词。”

郑立苦笑“夏堂主是信不过我?”

流华剑派有人冷嗤,“这不是明显的事情么?”到现在他们可还记得自己被郑家人连通不知道谁,对他们痛下杀手的样子。

郑立脸色微僵,若有若无的瞥了一眼方才那说话的男子,那男子感觉自己仿佛被一条阴冷的毒蛇盯上了一般,瞬间缩了起来。

郑八不耐烦道“够了,事实怎样,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么?如今我才知道你把我变成这幅样子,而不是杀掉我的原因,怕也是为了圆你那处处是漏洞的谎言吧。”

郑立面色一变,在他想要说什么的时候,苏玖也提着一个人走了过来。

而苏玖的身后还跟着三个执法堂的弟子。

郑立就说最初时他便觉得哪里奇怪,原来是苏玖,这个本该是这里主要人物之一却一直没出现,现在看来应该是去了密室。

当他看了苏玖手里之人的时候,瞳孔又是一缩,是孟恩。

孟恩是被他派去转移吸灵石的,但是那个结界着实过于繁复,便是孟恩自己也要一天一夜才能破解,而他原本想同沧澜宗众人商量过几天再议事的原因之一,也是为了方便孟恩转移吸灵石,没想到夏珏却丝毫没给他们喘息的机会。

“而且你说郑十一和郑十四致命伤上有我的冰灵气?”说到这里苏玖轻笑了一声,然后朝着郑立的方向抛出一个物件,郑立条件反射般的接了下来。

“这颗未用完的冰云珠,眼熟么?”苏玖嘴角轻勾“将冰云珠里的冰灵气注入到剑中再将其杀死,到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,栽赃嫁祸这一手玩的不错,看看你八弟也知道,你已经深得其中精髓了,现在你还有什么想狡辩的么?”

郑立不甘心“是我追杀你的又如何,那吸灵石你又有何证据说是我做的。”

杨果站了出来,又是一颗留影石,留影石呈现的场景赫然是杨果使用迷心问话的一段。

只听杨果小声呢喃道“这给你设置禁制的人,你不能说,和他合作之人,能否告知?”

那黑衣男子眼中无光且呆滞,直愣愣的说出了一个名字“和上面接洽之人乃是郑立。”

留影石画面出现的时候,那长老就已经企图在悄悄的往外跑了,谁想一把泛着蓝光的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他虽不惧一个金丹后期,但是却惧她身后的夏珏。

那长老发现夏珏在看他,一时没忍住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招了。

中途郑立试图动手除了这长老,却被夏珏的虚方剑一剑定在了原地。

郑立的眸子逐渐染上了阴翳之色,知道今天这事儿和他是脱不了干系了“你们早就布置好了这一切是么?”

夏珏依然在浅笑,不点头也不摇头,淡淡的说道“只是想让你死个明白而已。”

郑立猛然看向苏玖,“你为何执意要插手我郑家之事!”

苏玖面色冷然“人生在世,有所为而有所不为,倘若我没看见便罢了,我看见了还不出手,那我和冷眼旁观之人又有何区别。”

郑立突然就笑了“好一个沧澜宗,好一个沧澜宗教出来徒弟。我倒是想看看你这有所为有所不为,到底能走到哪一步。”

夏珏有些可惜的摇头“我师妹能走到哪一步你怕是看不到了。”

“怎么,就凭你们这些虾兵蟹将,还真以为杀得了我?”

郑立脸上带着不屑,边说边祭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宝。

夏珏却是连看都不看他,先给苏玖罩上了一层防御罩,紧接着才是其他人。

第一次被人扣在这防御罩里,还颇有些新奇之感。

以前做这等事的都是她,如今她倒是也享受了一次被人护着的感觉。

不过,不得不说,真正的元婴期修士之间的对决还是很凶残的。

不过两个法术下去,除了有阵法的防护的地方,郑家几乎坍塌了大半。

而郑立也显然是小看了夏珏,明明他们彼此之间相差了一个小阶,但是他打起夏珏来,却意外的吃力。

再看夏珏,便显得轻松了许多,夏珏的虚方剑虽非本命法宝,却是一点也不比他人的本命法宝要弱。